您正在访问亚财经站,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。

特斯拉召回2万辆国产Model Y,供应商拓普集团股价大跌

文 / jz030 2021-12-04 19:51:38 来源:亚金网

12月4日,拓普集团(601689.SH)董秘王明臻就特斯拉召回事件回应媒体称,“关于召回事件,事出突然,公司事先未获得任何信息。公司已着手了解该事项的详细情况并对相应后果做出评估。公司将在周日下午向投资者做出详细说明,敬请耐心等待。”

12月3日,特斯拉(上海)有限公司宣布召回2021年2月4日至2021年10月30日期间生产的21599辆国产Model Y电动汽车,原因是悬架转向节有断裂风险。

特斯拉悬挂铸造件供应商为宁波拓普集团。受此消息影响,12月3日,拓普集团股价大跌,最大跌幅一度达10.01%,报收57.2元/股,跌幅8.86%。

拓普集团12月3日股价

特斯拉召回超2万辆Model Y

占年内销量五分之一

12月3日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发布消息称,日前,特斯拉(上海)有限公司根据《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》和《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》的要求,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。自即日起,召回生产日期在2021年2月4日至2021年10月30日期间的部分国产Model Y电动汽车,共计约21599辆。

特斯拉召回

本次召回范围内的部分车辆由于供应商制造原因,前、后转向节强度可能存在不符合设计要求的情况。在车辆使用过程中转向节可能发生变形或断裂,极端受力情况下可能导致悬架连杆从转向节中脱出,影响车辆驾驶操控,增加发生碰撞事故的风险,存在安全隐患。

特斯拉(上海)有限公司将免费对召回范围内车辆的前、后转向节进行检查,对强度不符合要求的转向节进行更换,以消除安全隐患。

据乘联会数据,2021年1-10月,特斯拉Model Y在国内的销量为106236辆。此次召回的数量已经占到年内销量的五分之一。

此前,近期特斯拉已多次宣布召回隐患车辆。

11月5日,因前副车架总成上的横向连杆固定螺栓未按标准扭矩紧固,可能导致前悬架横向连杆从副车架上脱出问题,特斯拉汽车(北京)有限公司召回2019年2月2日至10月20日期间的91辆进口Model 3。

11月30日,同样因转向节连杆存在断裂隐患,特斯拉向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申请召回826辆Model Y。

绑定特斯拉

拓普集团业绩跟不上股价

公开资料显示,宁波拓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是国内汽车NVH系统集成(即减震降噪和舒适性控制)的龙头企业,主要致力于汽车动力底盘系统、饰件系统、智能驾驶控制系统等领域的研发与制造。公司是奥迪、宝马、菲亚特-克莱斯勒等车企的供应商。

同时,拓普集团也是有名的特斯拉概念股。2016年8月,拓普集团发布公告称,公司收到美国特斯拉签发的《供应商定点书(协议)》,被认可向特斯拉提供产品,正式成为特斯拉的供应商。

拓普集团董事长邬建树曾在特斯拉深陷刹车失灵事件时表示,特斯拉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正确的。

据天风证券数据,2020年拓普集团来自特斯拉的营收为11亿元,贡献营收占比18%;2021年拓普来自特斯拉的营收为26亿元,贡献营收占比30%。

2019年8月以来,拓普集团的股价一路上涨,从最低的每股10元左右上涨至最高68.06元/股,翻了近7倍。今年年内最低股价为5月的26.71元/股,按照12月3日57.2元/股的收盘价,累计涨幅达114.15%。

虽然拓普集团的股价大涨,但自身盈利能力却并不理想(28.5-5.41-15.95%)

搭上特斯拉的顺风车,拓普集团的毛利率、净利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却呈下滑趋势。

拓普集团2016-2020年毛利率、净利率和净资产收益率

2021年前三季度,拓普集团的毛利率、净利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仅为22.69%、9.68%、8.29%。

有分析认为,不少国内零配件企业为了进入特斯拉供应链,宁可做不赚钱的买卖。

采取低价战略的特斯拉,对供应链有极强的议价能力,零配件供应商增收不增利,毛利率越来越低。不过这些零配件企业通过获得特斯拉的背书,扩展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客户群体,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从拓普集团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变化来看,机构进出极为频繁,被质疑可能存在“概念炒作”。2020年三季度退出/新进3家,四季度2家,今年一季度3家,二季度2家,三季度4家。拓普集团前十大流通股东出现过中信证券(24.2210.000.00%)、全国社保基金、基本养老保险、工商银行、农业银行、建设银行、交通银行(14.610.000.00%)旗下的多只基金,以及多家私募基金的身影。

车企如何保证零部件质量?

特斯拉方面表示,供应商宁波拓普没有用足够的淬火液对零件进行完全淬火,从而导致零件强度变弱,这可能是导致特斯拉汽车出现多起悬挂故障的原因。

对此,有业内人士认为,汽车零配件设计图由汽车厂商提供,汽车厂商有义务对成品进行质检。特斯拉仍然要承担没有充分检测质量的责任。

红星资本局了解到,一辆汽车所需要的零部件多达2-3万个,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。零部件一级供应商会拆解模块,向二级、三级供应商采购,形成金字塔型的多层级供应商体系。

曾在某合资车企负责质检工作的张女士告诉红星资本局,主机厂在选择供应商时,通常会考虑价格、稳定性、制造能力、体系认证的状态。一般供应商企业只需要按照规定生产即可,这类供应商主要生产不重要的、小的零部件。核心部件供应商则要在主机厂的监督下设计零件并进行测试,经主机厂测试合格之后,供应商才开始批量生产零件。

此外,供应商要对分供方进行质量绩效评价,对单个零部件质量监控负有全部责任。

在日常生产中,主机厂会对供应商定期跟踪和绩效监控,有专门的质量部门对产品实物进行评价,主要通过抽检的方式进行,包括批次抽检、每周质量会议、月检和年检。如果供应商在制造过程发生了重大变化,也要进行质保工作,比如样品试用和抽检。

“一般来说,能够进入供应链体系的优质供应商,严格按照技术参数和工艺标准生产的零部件的不良率极低,”张女士表示,“但这也不能保证100%没有问题。”

 

排行榜 日排行 | 周排行